-

沈念嬌看著評論區一堆人誇兩個人友誼美好的,她無奈地問:“這是請了水軍吧?怎麼全是誇讚友誼的?”

陳語太說:“可不就是請了水軍嗎,貝瑤的粉絲並不多,她評論區營造出來的美好評論都是水軍刷出來的。隻有這次你跟她合照,評論裡冒出了一些真人,還有一半是你的粉絲。”

“有點無語,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”

“還有更無語的,她@了你,秀了友誼,你要不要迴應她?”

沈念嬌一愣,“什麼意思?”

陳語太無奈地解釋道:“你被她綁定了,因為這部劇,她利用你炒姐妹情,如果你不回她,不僅打了貝瑤的臉,還打了劇組的臉,說你們是虛假姐妹情,會有人上升到電視劇的程度。”

她好奇地問:“那我回覆了呢?”

“承認你是貝瑤的閨蜜,噁心自己。”陳語太歎氣道:“她在圈內的人緣並不好,你跟她沾上關係,可能會惹自己一身騷。”

沈念嬌沉默了,她怎麼就攤上這爛事了。

“你好好考慮吧,考慮好了我讓運營部的人代替你回答。”

她思索一番後,說:“考慮到劇組的影響,我得點讚她的這條微博,拍戲期間配合一下吧,等這部劇播出我就不會配合了。”

陳語太點點頭,“瞭解,我讓人去安排。”

掛斷電話,沈念嬌消消樂也玩不下去了,她坐在沙發上思考和貝瑤認識的點點滴滴,確實從見麵的第一秒開始她就很可以地靠近自己。

“娛樂圈的人真是防不勝防啊。”

有常雨澤那樣明麵討厭自己,也有貝瑤這種暗地裡耍陰招噁心人的。

“我必須也得做點什麼,不然顯得自己很好欺負。”

發了微博過後的一段時間裡,貝瑤在劇組裡依舊對她很熱情,還經常約她出去玩,都被沈念嬌一一婉拒了,直到拍戲大半後的某一天,劇組裡來了一個陌生男人。

他冇跟劇組的人打任何招呼,直接走進了貝瑤的保姆車,那一天貝瑤也冇有過來找自己,顯然她在處理自己的事,顧不上自己。

她偷偷拍下那個男人的照片,然後回到保姆車去找杜甜,問:“你能查出來這個男人的身份嗎?”

杜甜接過手機看了一眼照片,然後拿出筆記本,按了一同她看不懂的代碼,然後跳出一個資訊庫,把照片傳進資訊庫後,開始分析人物身份。

五分鐘後,資訊庫跳出分析結果。

“他叫吳成,是現任吳家企業的掌權人。”

“吳家的人?”沈念嬌疑惑地問:“怎麼跟吳月笙長得不像呢?”

“吳成是私生子,長得醜很正常,畢竟不是每個媽都能拯救親爹的顏值遺傳。”

貝瑤和吳家兩個男人都有關係?

沈念嬌已經腦補出一場爭權大戲了,顯然,贏家是吳成。

倒是可惜了吳月笙,生了這麼一張好皮囊卻成了殘疾人。

“吳成來找貝瑤,真是現實版嫂嫂太美,弟弟扛不住啊,吳家藥丸。”

杜甜也知道些吳家的事,笑著打趣吳家的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