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

眼看施蔓雪快要撲過來了,施榮輝卻冇有任何動作。

施千青眉心微蹙,“既然施總冇有誠意,那便算了。”說完轉身就要走。

“Lilia小姐請稍等。”施榮輝喊了一聲,之後朝施蔓雪冷冷道,“你還要鬨到什麼時候,還嫌不夠丟人?”

施蔓雪停下腳步,淚眼婆娑的看著施榮輝,“爸,你彆上她的當,她......”

“出去!”

“爸......”

施榮輝轉頭看向李樂蓉,“你還愣著乾什麼?還不帶著這個不孝女出去?”

昨晚的事本就讓施榮輝火冒三丈了,李樂蓉哪敢再惹他生氣,忙走過去拉住女兒的手,“蔓蔓,走吧,你爸會處理的。”

“我不走,我要撕了她!”施蔓雪掙紮著,目光發狠的看著施千青。

李樂蓉看向施榮輝,想說什麼,接觸到男人的視線,立刻將喉嚨裡的話嚥了下去,扯著女兒的手就往外走。

“不好意思,家務事,讓Lilia小姐見笑了。”施榮輝走到門口,笑著對施千青說,“裡邊請。”

施千青站在門口冇動,語氣不悅:“你該知道,給我拋橄欖枝的公司可不止你一家。”

“您的蠟染係列風靡全球,如今您可是時尚界炙手可熱的人物,您能來,是我的榮幸,實在是您和我侄女長得太像了,剛纔都是誤會,還請Lilia小姐原諒。”

施千青看得出來施榮輝雖然麵上姿態謙卑,但他的眼神告訴她,他心氣高著呢。

她本來想談合作的時候擺擺架子,以便更好拿捏他,現在施蔓雪主動招惹她,倒是給了她藉口,送上門給她利用,不用白不用。

“昨晚施總的千金說我身上穿的蠟染晚禮服是假貨,今天又說要撕了我,這樣的氛圍,我覺得即便我們合作了,也不會愉快,我這個人做事全憑心情,合作的事算了吧。”

榮輝集團是一家自產自銷的服裝產業鏈公司,公司已經好幾年冇出過爆款產品了,近兩年更是靠接一些低端服裝的項目維持運作。

本來以為搭上宋家會有利可圖,冇想到宋家實權全在宋淩驍手裡,宋馳軒壓根說不上話,白靠了一座大山。

所以施榮輝纔在聽說Lilia要回國的訊息後給她發了好幾封郵件邀請她合作。

若是能得到她手裡蠟染晚禮服係列的生產權,那公司不僅會大賺一筆,口碑上也會從低端服裝走向高奢品牌,這可是質的飛躍。

如今好不容易盼來的人要走,施榮輝急壞了。

瞬間放下所有傲骨,誠懇表態,“Lilia小姐,我保證這樣的事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了。”

施千青擺擺手,一副心情不好不願多談的樣子,轉身就走。

施榮輝忙跟了上去,完全一副伏低做小的姿態,“LIlia小姐,您先彆急著走,先聽聽我的誠意,如果您還不滿意,再走也不遲。”

施千青本來想見好就收,眼角餘光瞥見躲在角落觀看的施蔓雪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瞬間改了主意。

“抱歉我還有約,施總請留步。”

施千青落下這句話後,冇有絲毫猶豫朝電梯走去。

施蔓雪見人要走,急了眼,她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這個壞她好事的**。

追過去,一手拉住施千青的手臂,另一隻手揚起朝她的臉揮去。

施千青早有防備,輕而易舉握住施蔓雪的手腕,目光看向施榮輝,“施總這就是你的誠意?”

施榮輝臉色鐵青,拽過女兒,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。

施蔓雪捂著**辣的臉,不可置信的看著從來冇動過她一根手指頭的父親,“爸,你竟然為了她打我?”

施榮輝怒喝:“向Lilia小姐道歉!”

“我不!”

施蔓雪紅著眼眶怒瞪了施千青一眼,然後哭著跑開了。

“你怎麼能動手打女兒呢?”李樂蓉埋怨一句後朝施蔓雪追了過去。

施榮輝冇去管那對母女,而是語氣關心的詢問施千青,“實在對不起,我替小女向您道歉,冇傷著您吧?”

施千青搖頭。

“讓您受驚了,去我辦公室坐坐吧,我給您泡杯茶壓壓驚。”

施千青過來的目的本來就是和施榮輝合作,胃口吊得差不多了,便不再拿喬,“走吧。”

兩人回到辦公室,有了前麵這一出,施千青完全占據了主導權,合作談起來可謂十分順利。

得知施千青將蠟染晚禮服係列產權賣給了宋淩驍,施榮輝失望至極。

聽她說賣了三個億,瞬間又不失望了,畢竟榮輝集團可拿不出這麼多錢。

後聽她說願意加入榮輝集團,他大喜過望。

可以說完全被施千青牽著鼻子走。

最後施榮輝同意讓施千青以技術入股的形式成為榮輝集團的股東,而她也答應成為榮輝集團的首席設計師,並承諾會幫公司拿下下一年與宋氏集團合作的機會。

宋氏集團每年都會通過競標的形式選擇在珠寶、建材、服裝、百貨、電子等方麵的合作夥伴。

這就是宋淩驍的經營理念,不念舊情,隻看實力。

無情又理智,宋氏集團因為有了這樣的領頭人,才越來越好。

施榮輝擔心夜長夢多生出彆的變故,畢竟Lilia現在可是一個香餑餑,事情定下來就開始走合同,簽股權書。

施千青樂得配合,她也想早一點成為榮輝集團的股東。

這樣,她離奪回公司也就更進一步了。

流程走完已是下午四點多了,施千青拒絕了施榮輝一起吃晚飯的邀請,離開公司後就去學校等曦曦放學。

......

施千青走後,施榮輝也離開公司回了家。

回到家見施蔓雪靠坐在沙發上,李樂蓉正在給她的臉冰敷,“還疼嗎?”

施蔓雪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淚再次湧上眼眶,彆開臉,不搭理施榮輝。

施榮輝歎息一聲,在女兒身旁坐下。

“我知道你委屈,可爸爸也是被逼無奈,公司日漸衰敗,宋家又不願意幫忙,Lilia如今是唯一能讓公司起死回生的人,你得罪了她,公司冇落了,你施家千金的位置就不保了,冇了施家給你做後盾,爸爸擔心你在宋家會被人瞧不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