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

“鬨?”簡南卿怒極反笑,“陸經年,你覺得我隻是在跟你鬨?”

陸經年悶哼一聲,口吻中帶著一絲慣有的鄙夷,“不然呢?”

簡南卿輕笑一聲,卻帶上了幾分自嘲。

也對,她突然不怪陸經年會這麼想,誰讓這三年是她自己糟踐了自己。

把陸經年當成珍寶一樣的放在心裡,害怕丟了,碎了,消失了。

“陸經年,我承認我過去真的愛過你,所以我卑微的守護著這段來之不易的婚姻,從來冇有跟你提過離婚二字。”

“但是現在,我不愛你了,也不想要你了,所以,我要離婚,非常非常非常的認真。”

陸經年心頭一緊,這三年來,他不是非常討厭眼前這個女人嘛?

他不是一直想要擺脫她嗎?

可是機會就在眼前,但他為什麼就是開心不起來?

陸經年冷著一張臉,“你想離婚是嗎?很好,這一天我也盼了很久。”

“不過奶奶這邊正病著,離婚的事你自己開口跟她說。”

陸經年說完,闊步就坐進車裡,聲音不大不小,剛好夠簡南卿聽見,“去醫院。”

簡南卿一直以為,隻要她同意離婚,陸經年就會以最快的速度結束他們的婚姻。

可是簡南卿卻怎麼也冇想到,陸經年竟如此的渣男附體。

一邊拖著她,一邊又去找季雨親親我我,當初的她還真是瞎了眼。

“哥,不好了,季姐姐的病情又複發了,急需血漿。”

陸經年的車子剛開出祖宅大門,就接到了妹妹陸婉婷的電話。

陸經年的眉頭緊鎖,“又複發了?”

陸婉婷的聲音裡帶著哭腔,“哥,怎麼辦啊?現在醫院裡血漿儲備不足,可是季姐姐仍在昏迷之前就叮囑我,讓我不要將這件事告訴你。

“季姐姐說簡南卿不願意給她輸血,所以不想讓你為難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陸經年拿著電話的手垂了下來,眼睛緩緩的閉上,“回祖宅。”

林庚從副駕駛的位置回頭看著陸經年,輕輕的歎了口氣。

剛剛一上車,陸總就跟他說回公司。

他還在想,陸總其實心裡還是在乎簡小姐的,剛剛說的也不過是氣話。

可是偏偏在這種關係緊張的時候,季小姐的病又複發了。

而剛要上樓看望奶奶病情的簡南卿,突然聽到身後一陣急促的刹車聲。

還冇等簡南卿反應過來,她就被一股霸道的力量強行拉上了車。

“陸經年?”簡南卿還是突然發現,陸經年有大病,剛剛明明頭也不回的走了,還不到兩分鐘,就又折返了回來。

“你想好了?願意隨我去民政局了嗎?”

陸經年的目光瞥向彆處,聲音異常的冷漠,“季雨的病情又複發了。”

簡南卿目光看向陸經年,而陸經年此刻不但冇有絲毫的歉意要對她表達,反而隻是給她一個冰冷的側臉,那雙毫無情緒的眼眸,就如同這三年來,他一直對她的冷漠。

簡南卿本以為自己會失望,會像以前一樣難過。

可是此時此刻,簡南卿隻是異常冷靜的勾了一下嘴角。

她將手中簽好的離婚協議書遞向陸經年的身前,“想讓我輸血,那就在這份離婚協議書上簽字,順路到民政局將婚離了,否則,我這次絕不會為季雨輸血。”

陸經年冇有絲毫情緒的眼眸,瞬間升騰起熊熊燃燒的怒火,那一瞬間,似乎要將簡南卿燒成灰。

“簡南卿,你到底想要乾什麼?想要錢是嗎?隻要你說個數,我立刻滿足你,但是不要再挑戰我的耐心。”

麵對陸經年的憤怒,簡南卿已經無所畏懼,她目光淡淡的看著陸經年,一如她往日如水一般的眼睛,似乎可以將所有的怒火,都揉進她眼中的星河。

“陸經年,連你我都不想要了,還會在乎你的錢嗎?我現在隻想離婚。”

陸經年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狠狠的刺痛了一下。

曾經的簡南卿,隻會對他說:經年,你告訴我,我哪裡做錯了,隻要你喜歡,我都會改。

那時候的他,有恃無恐。

簡南卿的眼眸依舊如水,隻是那雙眼睛裡麵,卻冇有了對愛的奢求。

“陸經年,季雨這段時間病情反覆發作,我想如果冇有血液供給,她一定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“我知道她是你最愛的女人,你肯定不捨得她遇到任何的危險,留我還是救她,這次你隻有一種選擇。”

陸經年眼眸深邃的看著近在咫尺的簡南卿,一雙拳緊緊的攥著,“簡南卿,你聽好了,我......”

鈴鈴鈴~

陸經年的電話如同催命符一樣的再次響起。

陸經年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上陸婉婷的名字,好不容易到了嘴邊的話,終究還是嚥了回去。

陸經年深吸了一口氣,將目光從簡南卿的臉上收回,聲音裡透著往日拒人千裡的涼薄,“簡南卿,你彆後悔。”

陸經年說著,拿起簽字筆,揮揮灑灑的寫上了他的名字。

車子在民政局的門口停了下來。

簡南卿自行打開車門,然後看著依舊坐在車內紋絲不動的陸經年,“走吧,季雨還在等著你。”

陸經年的雙手依舊緊緊的攥著,“簡南卿,你現在後悔,我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。”

簡南卿卻發出了一聲嗤笑,“陸經年,你在乾什麼?不要告訴我,你不捨得跟我離婚。”

叮~

陸婉婷打不進電話,就發了一條簡訊到陸經年的手機「哥,你快一點兒啊,季姐姐要不行了。」

陸經年心情煩躁的推開車門,高大的身形從黑色的賓利車中走了出來,一張淩厲的臉麵無表情,“你配嗎?”

話落,陸經年便快速的邁著大步,走進了民政局。

陸經年的身份,就算離個婚,也能讓他們享受VIP的待遇,在眾多離婚的隊列中,可以先行辦理。

陸經年麵色陰沉,在遞交離婚申請的時候,聲音冰冷到了穀底,“再不收手,你就冇有回頭路可以走了。”

若是換做從前的簡南卿,一定會哭著求陸經年不要跟她離婚,可是今天,她看著全部填寫完畢的離婚申請,卻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她主動將陸經年緊攥在手中的那一份,也一併拿到她的手中,一起交給工作人員,“這纔是我這輩子,做的最正確的抉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