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暮問清楚了縣城就一所醫院,而且縣城不大還是挺好找的。

拎著提包站在馬路對麵,看著醫院大門,還想著一會兒看見林暮要怎麼說,卻冇想到就看見林暮和羅彩霞並排走著出來。

想想跟自己走時,林暮還刻意拉開一點距離,跟羅彩霞竟然走這麼近。

林暮的心突然像是被強擠了個檸檬進去,有些酸澀,甚至感覺林暮臉上表情都是溫柔的。

站在馬路對麵不動地看著林暮和羅彩霞。

林暮剛要感謝羅彩霞過來送東西,抬頭見就林暮站在馬路對麵,繃著小臉很不高興的樣子,手裡還拎著行李。

愣了一下,快步過去:“是出什麼事了嗎?”

林暮小心眼地覺得,林暮在麵對自己時突然就很嚴肅,完全冇有剛纔和羅彩霞在一起的溫柔。

雖然自己這種小情緒很可笑,可是她就是控製不住啊。

低頭垂眸盯著腳尖,心裡歎口氣:“我把你媽和你弟打了。”

林暮想想朱桂花的脾氣,傅長林的德性,還有林暮的性格,會動手也不奇怪。是他冇有考慮好,把林暮一人留在那裡。

伸手拎過林暮手裡的包:“先進去再說。”

林暮也不想考慮林暮身上的傷好冇好,直接鬆手讓他拎著,和他一起過馬路。

羅彩霞就一直站在路邊,臉上始終帶著溫柔恬靜的笑容,見林暮過來,很主動地打招呼:“你來了,我還說二妮住院,阿勳和大哥在這裡照顧不方便呢。”

林暮看見羅彩霞臉上的笑,瞬間覺得自己很小家子氣,回了個甜甜的笑容:“還是彩霞姐想得傅到,我也是後來反應過來纔來的。”

在剛纔那一瞬間,感情菜鳥的她反應過來,在這個陌生的年代,她第一個認識的是林暮,所以她對林暮從欣賞到有好感,到現在的有點點喜歡。

是一種本能。

羅彩霞點點頭,又衝林暮說道:“二妮估計還要一會兒才能醒過來,我先回去熬點小米紅棗粥,晚一些送過來。”

林暮道謝:“那就麻煩你了,謝謝。”

羅彩霞笑了笑,掩不住眼裡的落寞:“你太客氣了,我們之間不用道謝的。”

林暮看著羅彩霞走遠,心裡還有些微微醋意,又安慰自己,算了,那是林暮的過去,和她一點關係也冇有。

冇有感情經驗的林暮,煩躁這些亂七八糟的感情線路。

林暮默默地看著林暮,看她突然像隻煩躁的小獅子一樣,表情變化生動,還有些生氣,也不敢亂問:“你吃飯冇有?我先帶你去吃飯?”

林暮壓下亂糟糟的思緒:“不用,我出來時,把飯盒裡的五個包子熱了,這會兒不餓呢。對了,二妮現在情況怎麼樣?”

林暮有些難以啟齒:“不太好,命是救回來了。”

因為亂吃藥大出血,命雖然救了回來,卻永遠冇了做母親的資格。

林暮能猜出結果:“能活著就好,他們膽子實在太大。”

林暮就覺得傅二妮這條命應該是林暮救的,要不是林暮的提醒,他也不會第一時間去找傅長林回來。

更不能把傅二妮及時送到醫院。

帶著林暮去病房,路上斟酌了下開口:“你有冇有吃虧?”

林暮知道林暮問她有冇有被朱桂花和傅長運打傷:“冇有,倒是他們受傷了。”

林暮也不意外,林暮能把一個年輕男人過肩摔到地上,打傷朱桂花和傅長運也正常。

縣醫院還是一片平房,住院部在最後麵一排,也是生的爐火。

傅二妮住的是產科病房,五人間,靠牆放著一圈的單人床,中間生著火爐。

住了兩個生完孩子的產婦,還有一個是傅二妮。

爐邊烤著尿布,屋裡都散發著奶腥味和尿騷味。

林暮一進病房,被滿屋子味道熏得差點兒熏迷糊,門窗更是關的嚴實,密不透風。

就這兒,還有個伺候月子的婆婆在嚷嚷:“趕緊把門關上,快點,哎呦,風都進來了。”

林暮趕緊把房門關上,因為病房裡是剛生完孩子的產婦,林暮和傅長林都不方便進來,兩人就在外麵等著。

實在冇辦法,林暮才讓傅長林去找了羅彩霞來幫忙。

林暮忍著味道,過去看了眼還躺在床上昏睡的傅二妮,唇上一點血色都冇有,整個人死氣沉沉的。

在床邊的凳子上坐下,技癢冇忍住伸手拉過傅二妮的手腕,搭在她的脈搏上。

許久後,才又把她的胳膊塞回被窩裡,心裡感歎,傅二妮是命大,才撿回一條命。

剛纔說話的婆婆,一直好奇傅二妮得了啥病,問剛進來那個女人,那女人也不回答。

現在見林暮進來,又冇忍住:“床上這是你啥人啊?得了啥病?我聽說流產了,咋流產了?”

林暮挺討厭這種打聽彆人**的人,雖然不喜歡傅二妮,但也不會把她的**胡亂說出去,當冇聽見一樣坐著。

婆婆見林暮不搭理她,撇了撇嘴,抱著剛出生的嬰兒晃著,小嬰兒張著大嘴不停地哭著。

孩子越哭,婆婆晃得越厲害。

躺在床上的兒媳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:“媽,孩子是不是餓了,要不再喂點糖水?醫生說明天就能有奶了。”

婆婆冷哼一聲:“我生五六個孩子,也冇一個來醫院生的,在家生完就有奶,你怎麼就這麼嬌氣,看給我乖孫餓的。”

兒媳婦癟癟嘴,不敢再吱聲。

林暮回頭看了眼,這麼熱的屋子裡,她坐這麼一會,就感覺後背冒汗,而小嬰兒裡三層外三層地包著,外麵還用厚厚的小被子包著,又用紅繩像是綁粽子一樣捆著,孩子能不難受嗎?

忍不住提醒了一句:“孩子捆得太緊,太熱了。”

婆婆翻了林暮一眼:“你懂什麼,我養了幾個孩子,有的是經驗。”

林暮立馬閉嘴不說話,回頭就見傅二妮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,目光陰沉沉地看著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