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思怡又說了許家的事情,父母失而複得,特彆疼愛她,還給福利院捐了一大筆錢。

還熱情的邀請她到家裡住,想收她為乾女兒,卻被薑潼拒絕了。

她們一家剛剛團聚,她一個外人去了多不合適?

她還是有眼力見的,好友是好心,而她不能不懂事。

看著程思怡露出幸福的笑容,她衷心祝福,內心卻有些苦澀。

她的親生父母呢?

她能帶著養母逃離那個家嗎?

兩人聊了好一會兒,他們才上樓。

“你跟我來一下,有幾個視頻資料需要翻譯。”

秘書把她叫走了,她看得出來是為了給程思怡和顧聽寒留單獨空間。

她很識趣的跟上,一出辦公室,秘書就嚴肅的說道:“剛剛那位可是我們未來的總裁夫人!如果她來了,應該懂事點,彆打擾,知道嗎?”

“總裁……很喜歡她嗎?”

肯定很喜歡的吧。

不然就算有婚約又如何?顧聽寒不想娶,誰敢奈何?

思怡明顯是被迫的,還顧念她之前的事情,怕她委屈,可也得乖乖就範。

秘書聽言,以為薑潼在打彆的主意。

他立刻說道:“那當然!先生非常喜歡程小姐,等她一畢業就會迎娶過門。你既然是程小姐的朋友,應該祝福她。”

她點點頭,理智告訴她應該為好友感到高興,顧聽寒一定會是完美的丈夫。

可不知為何,心裡堵塞了一塊。

她按了按心口,一定是昨晚冇睡好導致的。

而此刻,辦公室內——

“聽寒,你能不能給我閨蜜漲工資啊?她覺得兩萬有點少,我也覺得少了點。畢竟現在D國翻譯那麼少,她專業課很紮實的,竟然拿獎學金,兩萬……不夠呀。”

顧聽寒鎖眉:“她說的?”

“對啊,有彆人高薪挖她,開的價格很高呢。她在你這兒工作,那平常上學過來找你都能看到她!我們一起福利院長大,雖然她被人領養了,我冇有,但我們的感情一直很好。”

“你為什麼冇人領養?”

“還不是因為我嘴巴笨,不會說話,不像潼潼人美嘴甜。哎呀,你就說答不答應!”

程思怡撒嬌,眨巴著“天真無害”的眼睛。

顧聽寒眯眸,最後點頭。

“對了,我可以刷你的卡嗎?”

從下聘那天開始,顧聽寒就給了她一張副卡,讓她隨便花,彆虧待自己。

可她至今一分錢冇用過,而如今要動用了。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“那好,我給潼潼買點東西,她覺得我的包包好看,這是我爸媽給我買的,覺得虧欠我很多,隻能物質上彌補我。我這些東西都不便宜,現在我有她也應該有,畢竟我們是最好的朋友。一下子買這麼多,我自己的錢不夠,要動用你的。”

“你做主就好。”

“那行,就這麼定了,晚上一起吃飯嗎?”她期待的看著顧聽寒。

他卻搖頭:“晚上有個應酬,抽不開身,我讓秘書送你回去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程思怡難掩失望。

顧聽寒說到做到,許她婚姻對她負責。

給她花錢,給許家顏麵。

可這些卻顯得很客套,缺少了點彆的……

對,感情。

隻是養了個阿貓阿狗,要負責而已,卻冇多少感情付出。

她如果多花錢,他似乎反而安心一點。

他看似與她親近,卻始終保持不冷不淡的距離,明明人就在眼前,卻始終隔著一步開外。

任憑她使出渾身解數,似乎都難以靠近半分。

她知道這事急不得,隻能徐徐圖之。

她今天把戲做足了,以顧聽寒的性格應該很快開出薑潼吧。

她走後,顧聽寒陷入沉寂。

薑潼的確不簡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