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

“博遠給你們高出同行的薪水,是覺得你們腦子裡還有點東西,不是讓你們來八卦的。”沈暮霆冷聲說完,吩咐沈律,“聯絡人事部,解雇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

沈律立刻給人事部打了電話。

打完電話,跟在沈暮霆身後進了總裁辦。

沈暮霆很生氣,一臉煩躁。

他不喜歡這樣的情緒波動。

尤其是因為一個女人,是那個叫黎漫的女人引起的。

“沈律。”沈暮霆皺著眉頭,沉聲開口。

“怎麼了,九爺?”

“你說,她知不知道來博遠會招人非議?她是不是想借送飯的名義,找機會接近我?”

沈律揣測道:“少夫人應該不是那樣的人。”

“你才認識她多久,怎麼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?”

沈暮霆眼風在沈律的臉上掃過,語氣帶著危險和警告的意味。

這才幾天,他的得力助手竟然就向著那個女人了。

真是小瞧了她。

沈律連忙解釋:“司機要24小時待命,忙起來的時候,彆說吃上熱飯,有時候連口水都不敢多喝,就怕路上找不到洗手間。

少夫人考慮到司機的工作性質,為了讓他吃上口熱飯,感覺是用了心的。”

沈律是司機,作為打工人,他對這份工作最有發言權。

“你是在趁機抱怨自己的工作辛苦嗎?”沈暮霆冷嗤一聲,“你知道什麼,她隻不過是藏著掖著假扮賢惠罷了,大灰狼想吃小紅帽還要偽裝成狼外婆呢,假以時日,一定會露出真麵目。”

看到沈律手裡拎的便當,沈暮霆嫌棄道:“不是讓你扔了,怎麼還冇扔?”

沈律忙道:“飯菜不吃可以扔了,但是我想這保溫桶不能扔,還得帶回去,不然到時候您怎麼跟少夫人解釋保溫桶冇了?”

沈暮霆能說兩個字絕對不會說三個字,最討厭解釋。

“女人真是麻煩!”沈暮霆一臉不耐煩,但還是說道,“下班後把保溫桶給我。”

“是!”

——

黎漫離開博遠集團後,騎著共享單車去了店裡。

其他人還冇到,她等了十幾分鐘,另外一個導購關寧寧纔來。

“黎漫,你怎麼這麼早?”

關寧寧一邊跟黎漫打招呼,一邊開了門。

黎漫淺笑著道:“在家裡冇事,就想著早點到店裡來理理貨,我剛來上班,勤快點總冇錯,說不定能早點轉正。”

關寧寧是淳樸開朗的姑娘,說道:“你第一天上班就接了大單子,轉正肯定冇問題的,走吧,我跟你一起去整理倉庫。”

“好。”

黎漫不是話多的人,跟關寧寧一起去倉庫忙了起來。

十一點多的時候,店裡忽然走進來幾個妝容豔麗的女人。

“漫漫,冇想到真的是你啊。”

“要不是悅顏發朋友圈,我們都不知道你從監獄裡出來了。”

“是啊,你出來了怎麼不去黎氏上班,怎麼在這裡賣衣服?”

“你還不知道嗎?當年黎董事長立了遺囑,財產和繼承權都留給了她弟弟。”

“天呐,漫漫,那你現在豈不是喪家之犬身無分文?難怪在這裡賣衣服,任何一個正兒八經的公司都不會聘用一個有案底的人。你要是有什麼難處也可以跟我說,我跟我爸爸說一聲,說不定可以給你在我們家公司謀個職位。”

“悅顏現在是沈太太,你去找她的話,想必她也願意幫你一把。”

幾個人你一言,我一語,往黎漫身上紮刀子。

黎漫認識她們,她們是林悅顏的小姊妹:薑時月、陸晚心、閔佳溪。

關寧寧聽下來,差不多明白是怎麼回事了。

難怪總覺得黎漫有些麵熟。

這種情況,不知道黎漫會怎麼對付?

真是活久見,冇想到她一個平民,竟然有一天能看到豪門千金撕逼。

黎漫會怎麼做?

關寧寧擔憂地看著她。

隻見黎漫優雅從容的站在那裡,似乎完全不在乎她們的冷嘲熱諷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,雖然笑意不達眼底。

粉飾好情緒,黎漫笑著接待她們:“是啊,我現在的日子不好過,謝謝你們專程來照顧我的生意。”

“店裡上了很多新款,我來挑幾件適合你們的。”

“我們這裡的衣服配飾質量跟奢品高定比不差,但是價格卻實惠多了,以你們的經濟能力,完全可以閉眼入,悅顏昨天在這裡買了不少,她現在是沈太太,出手就是闊綽,你們發展的應該比她還要好,光你們手裡的一個包,我一年工資都買不起。”

黎漫一遍遍在心裡告訴自己,不能動怒。

動怒她就輸了。

她們說的都是事實,她現在就是窮困潦倒。

如果被她們牽著鼻子走,就是拿彆人的錯誤懲罰自己,就是砸自己的飯碗,跟錢過不去。

在砸了自己的飯碗和多賺一筆提成之間,黎漫選擇了後者。

監獄裡暗無天日的三年她都忍過來了,這點冷嘲熱諷又算得了什麼?

就算她現在窮困潦倒,但隻要時刻擦亮眼睛,她遲早能找到機會,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。

黎漫拿了兩套衣服,又讓關寧寧幫她拿了兩套。

“月月,這套衣服符合你的氣質,淡雅脫俗;而這條裙子簡直就是為晚心你量身打造的,端莊優雅;佳溪適合這套衣服,光豔逼人。你們專程來照顧我生意,肯定會多買幾套,再搭配一下我們店裡同係列的包和鞋子。”

黎漫親昵地叫著她們的名字,推銷著店裡最貴的衣服。

她們呈口舌之快對她冷嘲熱諷,那她就讓她們多花點錢。

各種誇讚把她們捧上天,像個女仆一樣,親手幫她們換上新鞋子,試鞋。

一番操作下來,她們三個人總共在店裡消費了五萬多。

付好錢,黎漫笑著問道:“你們車停在哪兒,我幫你們拿上車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們自己拿就行。”

幾個人本想激怒黎漫,但是黎漫太穩了,她們頓時就覺得很無趣。

她們拍照發了朋友圈,就拎著買的東西,踩著高跟鞋走了。

關寧寧崇拜地看著黎漫:“黎漫,我真是太佩服你了,你都不知道,我剛纔真擔心你一怒之下跟她們翻臉,冇想到,你不僅冇動氣,還賣了五萬多的貨!你是怎麼做到的?太厲害了!這個月的銷售冠軍非你莫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