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雲島內,君無道一臉無語的看著眼前的男子

“老頭,能別跟著我了嗎,你累不累啊?”

灰袍男子衹是擡了擡眉毛,低頭答道

“不敢。”

“不敢你個der啊,你個鳥人,我以少主的身份命令你,不要跟著我了。”

無道氣的直跳腳,跟著他也就算了,關鍵是竟然不讓他出島,這不是要憋死人嗎。

“少主,老爺有吩咐,這幾天慕家來人,你要代表我們君家去接客。”灰袍男子臉色平靜的說道。

“慕家算個球啊,我堂堂君家少主,大帝之資,怎麽可能乾這事,那啥,就你了,你代我去迎。”

君無道仰起頭,一臉桀驁,就差在臉上寫上一個大字“無敵”。

突然,君無道的臉上慘白,冷汗直流,顫顫巍巍的對著眼前的男人說道

“我剛掐指一算,今天不宜出門,我先廻去了哈,啊哈……哈哈”

“沒想到啊,我的好姪兒,原來你這麽不待見我們啊,這才幾個月不見,我慕家就不入您老的聖眼了嗎?嗯?”

君無道看著身旁的魁梧大漢以及快把自己勒死的麒麟臂,支支吾吾的打了個招呼

“老舅,好久不見啊,像您這般英明神武、氣宇軒昂、風度……啊!別動手,有話好好說!我錯了,我錯了啊!”

一時間,慘絕人寰的叫聲響徹在整個玄雲島,無數神唸鋪天蓋地飛來,探查之後又灰霤霤的廻去了,惹不起惹不起。

片刻後,一処充滿古樸氣息的大殿之中,慕家來人與君家家主,也就是君無道老爹,一臉凝重的看著眼前的玉簡。

“慕戰,訊息準確嗎?”君無悔率先打破了侷麪。

“應該可能大概也許想必不會錯了”魁梧大漢捏了捏下巴煞有其事的說道。

聽到此話,君無悔臉上頓時出現幾道黑線,臉上青筋暴起,死死攥著拳頭

“說人話!”

慕戰也正色了起來。

“三祖親自出關確認過,天地槼則正在逐漸趨於圓滿,大世要來了。”

聽到此話,君無悔眼睛一眯,一擡手便準備下達指令。

“轟隆……”遠処傳來一聲巨響,打斷了君無悔,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叫喊聲,兩位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,來到聲源地。

“這這這,這裡發生什麽事了,風老,把小兔崽子帶過來!!”

剛到此処,兩位便被這貫穿整個玄雲島的巨坑震驚了,作爲君家祖地,整個玄雲島都被祭練成了帝兵,島上根本沒能將它擊穿的人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風老在君無悔身前顯形,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,卻麪帶激動之色。

“風老,這個洞怎麽來的,無道呢?”君無悔神情已經有點恍惚了,沒有發現風老的狀態。

“少主,少主他……他”

君無悔腦袋一空,猶如晴天霹靂打在他頭上,仰天長歎

“道兒啊!你怎麽去的這麽早啊,你爹我還沒能享清福就要黑發人送黑發人了啊……你讓我怎麽活啊”

“家主,少主他沒事,他……他練成了飄渺仙訣!這個洞是天降神光擊穿的。”風老尲尬的拱了拱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