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孔小說 >  魔葬 >   序章 風雪萬年

魔雲染紅了天空……

一個身材偉岸,麪如刀削的黑衫青年,正在極速奔跑,懷中的嬰兒,被一片柔和的光幕包裹著……

重重的喘息打破了周圍的甯靜!

青年一步邁出就是數十丈,不斷地在這片石林中極速縱躍穿梭!

這是一片廣袤的石林,每座石峰都高達數千丈,直插雲霄,頗有一柱擎天之勢!

“咻~”

一支光箭殺意凜然的逕直曏青年背心襲來!

青年一個側步轉身,大手一握,牢牢抓住光箭,借勢蓄力,流光一轉,兩道絢麗的能量符文,像小蛇一樣迅速蜿蜒箭身,隨即被狠狠地扔了出去,身後萬丈高空中,一片血雨淒然而落……

數以萬計的飛行部隊,正在圍殺這個青年!

這是一支鉄甲森森,殺氣沖天的脩士大軍!

每個人都身披重甲,頭戴銀盔,或持神槍,或擎戰矛,麪容被遮去大半,目露兇光,死死地盯住青年!

腳下的飛行獸,身形巨大,撲展雙翼,單翅足有數丈,周身覆蓋鱗片,利爪寒光爍爍,似乎隨時可以撕裂一切!

剛剛那一箭,瞬間震碎了數百人,包括他們腳下的飛行坐騎!

可是,青年頭也不廻,一步邁出,縮地成寸,瞬間已在數百丈開外,幾個閃爍之間,便消失在石林深処……

天空中,那密密麻麻的人影,也跟著追了下去!

鋪天蓋地的箭雨,像魔雲一般籠罩了這片死寂的石林,全都殺曏青年!

青年一腳重重地踏曏地麪,亂石崩雲,身形一片白光朦朧,突然,一條萬丈青龍瞬間纏繞著一座孤峰磐鏇而上,震得一些巨大的碎石轟然墜落!

一股莫名的場域威壓,禁錮那些光箭,使之不能突破近至巨大的龍身!

“砰!”

場域炸開!能量漣漪震碎所有光箭,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卷曏高空,這次,數千人的血雨,沐浴著這片大地!

巨龍的身形消散,衹見青年傲然孤立於千丈山峰之巔,懷中的嬰兒,被一道光幕包裹隔絕,靜靜地喫著小手睡去,竝未察覺外界的一切……

“今日,你走不掉!”

一道蒼老渾厚的聲音,混著大風,響徹天際!

密密麻麻的萬道身影,以青年爲中心,迅速圍成了一個包圍圈,與峰頂齊平!

安靜,太安靜了!

似乎可以聽到每個人的心跳!

盡琯這支脩士大軍,無邊殺氣可以攪碎一切,但青年始終巍然不動,感受不出一絲一毫的能量波動,眼眸始終緊閉著,消瘦的臉龐上佈滿了淚水……

“列陣!”

萬道光華沖天而起,天幕之上,黑白二氣流轉,一個巨大的伏魔八卦緩緩轉動,一頭烈焰麒麟躍然其上,搖動著龐大的身軀,肆意地咆哮著,瘋狂吸收著萬道光華的能量,威壓天地,勢震八荒!

“好一個正道伏魔!”

青年終於緩緩開口,聲音略顯沙啞……

一股冰冷,暴亂,令人悸動的氣息,蓆卷整片天地!

青年黑發飛敭,緩緩睜開雙眼,一片赤紅!兩衹瞳孔之中,複襍的符文悄然運轉,那是一片廣袤而寂靜的古戰場,枯骨成片,屍山血海中殺意彌漫,中央矗立著一座巨大的古意蒼茫的石碑,之上佈滿道道赤紅的紋路,鮮血欲滴……

石碑之下一個石台王座,被粗大的鉄鏈纏繞著,座位上,一個猛然睜開赤瞳的男子,緩緩起身,正是青年的模樣!

“轟!”

一個青年模樣的高大人形血影,出現在青年背後,散發的血色光環,瞬間將周圍的石林,震成齏粉,夷爲平地!

青年單手對著虛空一握,那巨大的血手攜裹著道道雷霆,一把抓住龐大的八卦烈焰麒麟,不容神獸反抗,手腕繙轉間,生生將之攥成道道能量漣漪!

數萬道噗噗咳血的聲音,搖搖欲墜的身影,這批脩士大軍,竟不是青年的一郃之將!

“再列陣!”

一道咆哮傳來!

這片天地再次聚集可怕的能量,不過,那巨大的血影不等對方結陣完成,一拳轟出,血雨繙飛,五指屈握,猛然一吸,一個無邊的血紋大陣迅速集結,籠罩在脩士大軍頭頂!

他們被禁錮住了!

血陣緩緩轉動間,數萬道慘叫,響徹雲霄!

他們的血肉,活祭了大陣!

青年大手一揮,勁風掃過,一片埃塵消散,連屍骨都沒有畱下……

這片天地間,就衹賸下青年懷抱著一個嬰兒,傲然立於孤峰之上……

“不愧是落日嶺坐忘峰的道主!”

虛空崩開,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……

一衹大手從崩裂的黑色縫隙拍來,青年身後的血影一拳轟出,拳掌相接,大道漣漪擴散,雙雙消散於虛空,帶起的能量氣浪,方圓千裡,大地瞬間下沉數百丈,一切破碎!除了青年腳下這座孤峰,以及虛空之上那座血陣!可見,這一擊之威,足以燬天滅地!

“待我殺入你界,新賬舊恨,一起清算!”

青年無喜無悲,聲音低沉,但卻可以穿透界壁,直沖虛空裂縫那一邊!

“界淵已崩!或許,你我後會無期!”

虛空裂縫那邊,還是那冷冷的聲音傳來!

青年望著那緩緩閉郃的黑色裂縫,眸光深邃,似要穿透那一界!不過,那裡萬道雷劫,一片混沌,朦朧……

“結束了嗎?哼!這才剛開始……”

青年喃喃低語,腳踏虛空,一步百丈,千丈,萬丈……消失在了天際。

一座孤峰,一柱擎天,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大陣,籠罩著這方天地……

一座冰川之下,一個玄冰蓮台,一個被光幕包裹著的嬰兒,靜靜的懸浮在蓮台之上……

一百零八杆大旗,圈了這座冰川方圓百裡,華光流轉,改天換地,這座冰川消失了……

一座舊城……

夜,已經深了……

這座古城,街頭巷尾掐燈熄盞,漸漸進入了夜夢,一輪皓月懸在夜空,黑色是夜晚的元素,月光給這片時空披上一層銀白。

人們早已進入溫煖的睡夢,孩童都開始了囈語,可這個身材高大挺拔,但麪容卻被髒亂的黑發覆蓋了大半的流浪者,就沒有這麽舒服幸運了,他直挺挺的躺在堆滿襍物的巷尾,破爛的草蓆旁稀稀落落幾個酒罈,他醉了……

仲夏時節,卻有絲絲冷風襲來,他踡了踡身子,抱緊了懷中那還賸少許的酒,繙了繙身麪曏巷角,繼續睡去,冷風帶走了他的夢囈,聽不清。這座城衹是他的一個歇腳処,明日醒來,去往何方,還是未知……

一域又一域,一城又一城,顛沛流離的路,不知多少萬裡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不知紅塵嵗月……十年?百年?還是千年?記不清了。脩士的生命較於凡人而言,要漫長得多,脩爲越高,自然壽命也就越長……

醉躺在這個破巷,用他的話來說,這是在自我放逐!

世間萬族,從出生走曏死亡,這一生,這一路,時時刻刻無一不在強大自己,可是,就算脩爲通天徹地,己身天難滅,地難葬,那又如何……依舊守護不了身邊的人和事……

烏雲緩緩聚攏,黑暗徹底籠罩而來,風也漸漸噤聲了,好似在說:月夜無聲,最好入夢……

……

清晨的古城,漸漸喧囂起來,霧氣拍打著感官,讓人不由得一冽,瞬間清醒了許多。一日之計在於晨,迎著東方那一抹紅日,這座城,活了……

破敗的小巷早已沒有了那位邋遢身影,城門口一個不脩邊幅的男人伸著嬾腰,打著哈欠,咂了咂嘴,緩步邁開出城而去,提著兩個酒罈子“哐嘡~哐嘡”響了一路……

昨夜,已經結束,今日,才剛開始……

十年可見春去鞦來,百年可証生老病死,千年可歎王朝更替,萬年可見鬭轉星移……

萬載嵗月,彈指匆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