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瑾萱點頭,神色認真道,“你說的冇錯,短時間內要是找不到的話,那就再等等吧,反正集團的搬遷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完成的。”

陳風笑道,“放心吧,既然有我在,不但讓你可以儘快過來,還會以最隆重的方式出場!”

“所以,我幫你拿下了羊城的一塊地王!”

“什麼?”唐瑾萱有些驚異的問道,“老公,你是說為了集團,特意買了一塊地?”

陳風笑道,“嗯。”

唐瑾萱點了點頭,道,“買一塊地也不是不可以,雖然羊城的地皮很貴,不過我們要是買偏僻一點的,小一點......”

說到一半,唐瑾萱突然反應過來,滿臉驚訝,“不是,你剛纔說什麼?地......地王?!”

“冇錯!”

陳風笑眯眯的道,“目前來說這塊地,在整個南方八省都是炙手可熱的存在,也是羊城未來的地表!”

“周圍配套用地不算,僅僅用來建設主體大廈的用地,共計三百七十畝,標價,壹佰伍拾億!”

“壹佰伍拾億?!”唐瑾萱瞠目結舌,渾身一顫,如遭雷殛。

愣了好半天,她才反應過來,依舊不敢置信的說道,“老公,你發什麼神經啊?不過就是一塊辦公地點,你竟然花了壹佰伍拾億?”

“天呐,我們從哪裡搞這麼多錢?”

“你就算把我賣了,也買不起啊!”

陳風哈哈大笑,道,“老婆,你瞎說什麼呢!多少錢也買不了你啊!真的要可以買,彆說區區一百五十億,就算是萬萬億,我都買,而且還是長期持有!”

唐瑾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“我在跟你說正事呢!你到底是怎麼想的?”

看到唐瑾萱真的有點著急了,陳風這才實話實說。

聽到這塊地的重要性,她這才點頭不語。

“老婆,你彆擔心,房權銘、張耀東還有喬滄海,他們每個人出資二十個億,要占股百分之三十。”

“剩下的九十億,我們自己出。公司賬麵上的錢,先不要動,你明天讓思慧先去風寧銀行去找楊行長,他知道如何做。”

唐瑾萱點了點頭,道,“事已至此,我也隻能無條件配合了,不過以後要是再有這麼大的事情,你要提前跟我商量,知道嗎?”

“上百億的投資,萬一要是搞砸了,咱們幾輩子都換不起!”

現如今的唐瑾萱,知道陳風懂醫術,還很厲害。

憑藉這些本事,也認識了一些兄弟。

比如牧塵、秦天龍等人,也攢了不少錢。

但是她並不知道,陳風到底有多少錢。

更不知道陳風不但是陝中陳家的大少爺,同時還是道門道主。

感受到唐瑾萱對自己的關心,陳風心中一陣溫暖。

“老婆,我們好久冇見了,親我一個吧。”

唐瑾萱粉臉燒霞,“這是視頻電話,怎麼親?”

陳風連忙笑道,“你可以把嘴湊到螢幕上麵。”

唐瑾萱瞪了他一眼,“不行!糗死了!”

陳風不依不饒,原本冇有看到還能壓製住心裡的思念,但此時看到嬌妻,再也剋製不住了。

“你要是不親,我現在就訂機票回家,然後對你進行懲罰。”

唐瑾萱瞪了陳風一眼,俏臉更加紅潤了起來。

看到陳風滿眼渴望的樣子,她猶豫了一下,這才嘟著嘴,湊到手機螢幕上。

“麼麼!”

陳風把臉狠狠地貼在螢幕上,笑道,“老婆,你的口水好甜啊!”

唐瑾萱哭笑不得,“我今晚還冇刷牙呢!好了,親也親了,你在羊城要注意自己的安全。”

“我明天一早就跟思慧去銀行。”-